冯玉军著:《欧亚新秩序》(三卷本)
  发布时间: 2018-12-18   访问次数: 72

冯玉军:《欧亚新秩序》(三卷)

《欧亚新秩序》是由《俄罗斯转型:国家治理与社会变迁》《俄罗斯转型:对外政策与中俄关系》《欧亚转型:地缘政治与能源安全》组成的三卷学术着作,系统地研究了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对欧洲700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对外关系和安全的战略转型。这是中国唯一一本关于俄罗斯——欧亚国家转型的作者彻底研究过的专着。

它的突出特点是:

首先是系统性的。一方面,该书的研究对象包括俄罗斯,苏联的主要继承国,以及其他前苏联国家,如乌克兰,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格鲁吉亚等,包括“后苏联空间”或“伟大的”欧洲和亚洲“地区。国际关系的主要议题弥补了欧亚学术界对俄罗斯,中亚和高加索的弱点,这些弱点相互支离破碎,相互关联,反映了俄罗斯欧亚大陆研究的完整性和完整性;另一方面,书中的研究领域涵盖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反恐,外交政策,安全战略,地缘政治,能源安全等问题。这是对俄罗斯——欧亚大陆转型进行系统和原创性研究的跨学科方法。书。

第二是连续性。国内俄罗斯——欧亚大陆的研究工作大多是书面作品,时间限制为三至五年至十年以上。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俄罗斯——欧亚国家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的变化,时效性有限且缺乏连续性。这本书是从苏联晚期的戈尔巴乔夫改革到特朗普上台后俄美关系的方向以及普京2018年连任后俄罗斯的发展趋势写成的。可以说,俄罗斯已经在欧洲大陆的——已有近30年的历史。对历史发展的全面跟踪,回顾和总结,可以清楚地把握俄罗斯欧亚国家——兴衰的历史主线,相互关系和外交政策的曲折变化。

第三是学术。本书不采用国内俄罗斯——欧亚大陆问题研究传统的叙述性描述和文本解释方法,而是在历史发展,国际比较,中国国家利益三维坐标组成的三维空间中研究对象。 。回顾历史,从历史中瞻定未来,用科学的方法论努力指导各国的研究,充分体现国际研究的战略高度,理论深度,广度和历史厚度,避免事实,避免僵化思考并避开鼠标的眼睛。

第四是权威。作者深刻的历史文化遗产,国内外战略眼光的结合,科学的学术研究和政策研究方法,以及近30年来俄罗斯和苏联追踪研究的经验和情感,自崩溃以来苏联,俄罗斯——欧亚国家社会转型和外交政策变化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如俄罗斯与西方的分歧,俄罗斯在转型过程中的身份,普京的治理观念,政策和技术,乌克兰问题的国际战略影响,世界新能源革命对俄罗斯和欧亚国家能源政策的影响,以及中国在中俄关系中的国家利益得到了彻底的解释。这些观点是理性的,客观的,强烈的。

第五是实用的。 “十月革命中的一轮枪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带到了中国。”从那以后,中国的社会发展与苏俄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当中国几乎完全接受苏维埃制度时,“今天苏联的大哥是我们的明天”; 40年前,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的进程。邓小平曾经说过,中国的改革开放在某种程度上是“去苏维埃化”。在过去的30年里,俄罗斯——欧亚国家的社会转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这个过程还没有结束。来自其他山丘的石头,可以学习。本书对俄罗斯——欧亚国家的转型进行了深入分析,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实现两百多年的“梦想”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六是很受欢迎。这本书的风格简单而简单,不是虚张声势,不是傲慢,不是锻造概念,不是安排文字,试图用一张简单,准确,易懂和有吸引力的语言从桌子,内部和方式呈现读者。俄罗斯——过去30年来,欧亚国家对国家转型和社会变革有着宏伟的画面。

TR

第一卷:《俄罗斯转型:国家治理与社会变迁》

TR

在苏联解体之前和之后,俄罗斯进入了全面的社会转型时期。在过去的30年里,俄罗斯的社会转型取得了历史性的进步,但受传统文化,现实条件,思维方式,权力博弈,国际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转型初期的制度设计和目标规划有了在很大程度上扭曲扭曲:取代理想的民主制度是​​被称为“可控民主”的专制制度;取代社会市场经济是重新国有化,寡头垄断和欠发达的私营经济的混合经济;公民社会正处于一个时期的发展时期后,它逐渐衰落。

当代俄罗斯的历史发展表明,任何国家的社会变革都不会是一站式,一劳永逸,顺利航行的线性过程。 “种植龙种和捕捞跳蚤”的历史诅咒仍将出现在当代的新品种中。对于俄罗斯来说,如何摆脱历史的循环和命运,走上一条符合人类文明发展大局,符合全球化和信息化潮流的国情的道路,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TR

第二卷:《俄罗斯转型:对外政策与中俄关系》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国家的发展经历了一波褪色,复兴和障碍。它的外交政策也经历了西方,多极化外交,强烈攻击和复发的起伏。俄罗斯不愿意放纵并仍然把自己视为一个全球大国,并渴望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关键作用。但是,综合国力下降与大国野心之间的紧张关系使得他们的民族认同在其定位前后被扭曲,他们的外国行为往往被退步和矛盾。谁是俄罗斯?我们应该在国际体系中发挥什么作用?与外界建立什么样的关系模式?这一系列问题尚未得到回答,需要在俄罗斯未来的发展,自我调整和与外界的互动中得到回答。

苏联解体后,中俄关系顺利过渡,形成了全面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历史证明,中俄关系只能做得好,不能毁掉,两个利益和两个斗争都是受伤的。但是,双方身份的差异,相互依赖的不对称,互利共赢的不平衡也值得关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应该主动引导和塑造中俄关系的未来发展。

TR

TR

第三卷:《欧亚转型:地缘政治与能源安全》

冷战结束后苏联解体后,前苏联国家走上了全面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之路。这条路极不平衡。一方面,他们的民族认同很难确定。国内政治和经济体系经历了多重挑战。另一方面,围绕“欧亚空间”的大国与地区力量之间的竞争和博弈从未停止过。在多种内外力量的共同作用下,大欧亚地区的结构,秩序甚至概念正在经历崩溃,重建和扭曲。

可以肯定的是,欧洲和亚洲国家发展模式的多样化选择,欧洲和亚洲大国和地区大国的多样化,以及欧洲和亚洲地缘政治和能源资源的多重博弈和合作将是未来的国际欧洲和亚洲的关系。系统演化的三个基本轴。

TR